猫娘家的大小事

茂呂美耶(Moro Miya)的網站

*

怕怕!不再怕了!

      2013/12/30

作者:溫子文/2011.11.17/出處:翔雅的後花園

lili-1_min

這幾天常常聽到「怕怕」這個名字,記憶突然被拉回到十年前,ㄧ通來自好友的電話,「交大宿舍一隻熟識的母狗被捕狗大隊捕走,大伙費了好大的勁,好不容易在南寮茫茫狗海中尋到她,希望我能領養她。,就此揭開了我與怕怕的緣份。

地點是在南寮,我很怕去的一個地方。熟識狗事的人都知道,那是一個終結狗的地方,捕狗大隊抓到的狗原則上在那裡待一星期就終結。

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個大冰櫃,冰滿了疊在一起的狗屍體;時間應該是將近晚上,我的好朋友領著我去,怕怕縮在深深的屋後,我知道那是獸醫刻意帶出來讓我們領走,當捕到的狗被甩入狗群裡,下場是很淒慘的。

每次我想到那種場面心就揪在一起,還好怕怕不是這種情景。但是她顯然受到很大的驚嚇,雙眼有些渙散,沒了神似的。

lili-2_min

辦了簡單的手續,我把她抱進了車子。我知道她受了驚嚇,一路上和她講話,請她放心,沒事了,我會好好待她還不時的用手拍拍她。不過她還是抖個不停。

到了家先幫她洗了個澡,再用吹風機吹乾,然後餵牠吃東西。為了和她建立關係,我把食物放在手上一口一口餵她,因為好友提醒過我,怕怕很膽小,戒心很大。但是目前為止,一切都很順利,怕怕看不出來有特殊的異狀。

我把她安置在二樓,決定打個地舖陪她一晚;半夜我探頭看了她幾次,她也警惕的回望著我,不過都算正常。

次晨醒來時,怕怕已在窗子來回走動。我猜她在設法離開。我想我可得特別小心點,否則讓她溜出去,大家的辛苦固然是白費了,怕怕恐怕又要流落街頭,這一帶可是她完全陌生的地方。

我想拍拍她的頭,她退後了。我再前進招呼她,她又後退,有時甚至發出低鳴的聲音。我知道她在警告我別逼她。我想她受了那麼多驚嚇,必須要時間療傷,反正時間很多,慢慢來吧!!

不過從此就再也沒有機會接觸她。摸摸她的頭也只能幾秒的接觸,她立刻會警戒的後退,不過拿東西給她吃倒是會從手中接走。我吃東西時也會過來索食。

lili-4_min

我想她一定一生孤苦,遭遇了很多很多我沒辦法想像的事,因為她的戒心僅止於人類,對我收養的其他十幾隻狗,倒是十分融洽,玩在一起,看不出孤僻的樣子。唉!

沒想到昨天抱她、幫她梳毛、洗澡竟是僅止於此的一次,我竟沒有珍惜,好好疼她。次日好友來了電話,關心怕怕的情形。我告訴她,我沒辦法接觸怕怕。她笑笑道:「這可能代表怕怕恢復正常了,昨天一定是嚇昏了。」

往後只要有機會就會談起怕怕,不過這時我已經把怕怕取名莉莉,希望她能吉吉利利、平平安安過一生。幾個月後我感覺到莉莉已經完全能融入狗群,我想總不能就這樣讓她在家裡待一輩子吧!她是「活生生的生命」,應該接觸外界出去走走,所以我想冒個險,讓莉莉隨大伙出去散步。在狗群裡她已經有幾個很好的朋友,應該會一起回來才對,不過萬一……

或許外面才是她更嚮往的世界,或許會設法回去她熟悉的交大宿舍。我沒法多想,總是要試!

lili-3_min

結果總算還好,莉莉猶疑著跟著大伙走出了這個她生活了幾個月,卻足不出戶的環境,好奇的東嗅嗅西聞聞,然後繞圈圈跑了一下。不過始終沒有離開大伙的範圍。

在我結束散步行程的時候,她也很自然的跟著大伙走回了庭院。我的心總算放下。莉莉算是認同了這個家,而不是被囚禁在裡面;洗澡、梳毛對莉莉都是不可能的事。有時結了個大毛球,也只能利用她睡著時,偷偷剪掉,而且只有一次機會。打預防針只能請獸醫到家,用板子將她擠到腳落施打;不過她很能照顧自己,身上也不會有異味。

lili-5_min

莉莉是乖巧的女孩,很機警很顧家,有風吹草動時總是第一個爬起來。

去年年初和莉莉最要好的Heidog(黑豆)走了,莉莉的活動量也開始減少,我才意識到原來他們的感情世界也很微妙。我不知道能跟她說什麼,只能說:「爸爸還在會照顧妳的,妳還有好多好朋友啊!」

像莉莉這樣的個性一定很執著吧?莉莉的尾部開始脫毛,走路開始蹣跚,不過還願意吃。但是我知道莉莉開始衰老了。狗狗的衰老是很快的,算算她也應該有十來歲了,約當人的六、七十歲吧?

流浪狗一般體質較差,較易衰老。莉莉體力一天比一天差,最喜歡的散步也變的興趣缺缺,咀嚼能力衰退。我只能餵她吃一些比較柔軟的食物,但是身體再怎麼虛弱,她總是搖搖擺擺的走到庭院去尿尿。有時實在不忍,我就告訴她:「莉莉沒關係,爸爸有墊布,尿在上面就好,我會收拾。」

不過她就是有她的堅持。我下班時,她始終也會站起來,遠遠的搖搖尾巴,這是她唯一能表達的吧!

一個寒冷的早上,我從樓上下來,在眾多的狗群裡,沒有看到莉莉的蹤影。我心中浮起了不祥的預感,奔到樓下,看到莉莉躺在通往庭院的玄關上。我衝過去,她沒有再閃避我。她不會閃避了。

我的淚水滴了下來。這時我雖能抱著妳,觸摸著妳,但是妳能感覺到嗎?

與莉莉相處的一幕幕如走馬燈般閃過眼前,她卻再也不會動了。次日,我撥了電話給好友,另一端傳來訝異與難過的聲音……

莉莉現在葬在翔雅科技北埔研發基地,依然陪伴著我。

lili-6_min

Lili的安息之地

lili-7_min

Lili與同伴們的長眠之地

 - 猫狗故事&其他

スポンサーリンク

スポンサーリンク

  関連記事

人類以外的動物,其實能夠互相溝通

我們獲得了「語言」,但是,或許丟失了某種很重要的東西。

可愛得會令人昏倒的刺蝟小女生 迷倒了海外的 Instagram 用戶

居住東京的 Instagram 用戶 Shota Tsukamoto,和一隻生於 …

偶也想當「熱狗」!

近期連綿的陰雨,讓小動物們也感到一絲絲的寒意。 湖南省汝城九龍江森林公園的職工食 …

搜救犬的婚禮

婚紗攝影師 Katie Yeaton 為搜救犬拍攝的婚紗照,實在太美了! 這兩隻 …

偉大的父愛——雄後顎魚口含數百魚卵精心孵化

據英國《每日郵報》3月20日報道,土耳其野生動物攝影師和生態保護專家扎菲爾(Za …

沙漠中的魔鬼--澳洲魔蜥(Moloch horridus)

澳洲魔蜥 中文名:澳洲魔蜥 日本名:モロクトカゲ 學名:Moloch horri …

貓咪與絕景的寫真集

曾經有人向我說:「妳的網站不好看,都是貓!」 對方不喜歡貓。 但是,對我們這些貓 …

終極的選擇 性感男 VS. 喵星人 妳選哪一個?

sexy VS. cute 妳選哪一個? cool VS. dandy 妳選哪一 …

討厭洗澡的貓咪 各種淒慘濕透的照片

圖片來源 1.一副「你給我記住!」的表情的貓 2.太過吃驚致使大部分的臉都變成眼 …

結膜炎小貓Niko的奇蹟

  這段記錄影片的製作者,於2011年10月22日,撿到一隻因結膜炎而睜不開眼睛 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