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文化物語

茂呂美耶(Moro Miya)的網站

*

日本中年男子到底在懼怕什麼呢?《男性漂流》將何去何從?

      2018/01/10

「雙薪」差距太大,真正在養家的人是丈夫

眾所皆知,有關男女平等問題,日本在先進國家中,無論社會整體或個人意識,均敬陪末座。儘管日本女性的識字率及中等教育高居全球第一,國民也很難掙脫男尊女卑的封建觀念桎梏。

根據世界經濟論壇(WEF)2014年的「全球性別差異報告」(Global Gender Gap Report),受調查的國家地區總計142個,其中,日本的「男女差距指數」排行104。同為亞洲國家,菲律賓排行第9,泰國排行61,中國大陸排行87……日本完全望塵莫及。

再根據日本內閣府發表的2015年版《男女共同參畫白皮書》(「參畫」是「參與計畫」,「男女共同參畫」意味「兩性平等」),顯示2014年的日本女性就業率為63.6%,創歷史新高,但依舊有46.5%的日本男性以及43.2%的日本女性,認為「理想家庭應該或最好是男主外、女主內」。

雖然日本的雙薪家庭已增至整體的6成,不過,日本的「雙薪」差距太大,妻子那份通常是算時薪的非全職員工,所得大概僅有丈夫的三分之一,甚至更少。也因此,丈夫和妻子大多懷有「真正在養家的人是丈夫」之觀念。

「大男人主義」社會的日本男子,肩上的沉重擔子

光看上述數字的話,或許有不少人會認為,日本男子在各方面都比女子占上風,明顯是「大男人主義」社會。然而,若換個角度來看,正因為是「大男人主義」社會,日本男子肩上所扛的擔子,是不是比其他兩性平等國家的男子更沉重呢?

新聞記者出身的奧田祥子,於2015年1月上市的著作《男性漂流──他們到底在懼怕什麼?》(原文《男性漂流 男たちは何におびえているか》,講談社)中,詳細描述了這些所謂「大男人主義」的日本男子,深藏內心的各種恐懼感,以及不為人知的掙扎與苦衷。

男性漂流 男たちは何におびえているか 男たちは何におびえているか (講談社+α新書) [ 奥田祥子 ]
(男性漂流 他們到底在懼怕什麼?)

該書分類為「懼怕結婚」、「懼怕育兒」、「懼怕護理」、「懼怕衰老」、「懼怕工作」5大章。作者花了10年時間與心力,定點採訪固定人物,記錄了他們的起點、進行某件事的動機或淪落起因、過程,以及當事人的成就和結果。由於是採訪報告,會話很多,讀起來彷彿在讀小說,甚至比虛構小說更令人投入。畢竟書中的例子都是現實人物,他們所經歷的事,日後很可能也會發生在你、我身上。

例如從事IT職業的木元先生,為了想結婚,參加了「新郎學校」講習課,明白必須先改變自己的外表和談吐,才能討得女性歡心,卻因為改不掉怕生個性和吞吞吐吐的說話態度,最後陷入「電話占卜」、「網路戀愛諮詢」中毒症,花掉將近100萬圓存款,依舊無法遇見命中注定的另一半。10年後,木元先生已是42歲的中年男子,由於定期到養老院當志工,藉由和老年人的交流,最後獲得身為男人的自信。雖然眼下仍沒有人生伴侶,但從他的態度看來,作者猜測他一定有了意中人,也相信他應該可以和對方順利進入情況。

「育兒爸爸」「育兒男」說不出口的苦衷

讓我印象最深的例子,是作者在「懼怕育兒」章描述的北村先生。北村先生賣力當個日本近年來流行的「育兒爸爸」、「育兒男」(ikumen),同全職妻子攜手朝「工作與育兒兩立的理想夫妻」目標前進。但是,北村先生為了維持「育兒男」形象,失去職場的升遷機會,又由於之前幫忙照顧孩子的岳母過世,妻子在生下第二胎後,不得不辭職。自此,他們夫妻從「雙薪家庭」變成「單薪家庭」,丈夫在職場又無法升遷加薪……

北村先生坦白說:「實際上,可以騰出許多時間專注於育兒,並開心帥氣實踐的人,僅限具有專業技術且賺很多錢的自由職業人員,或是兼任國家和自治團體政策宣傳的官僚、知事等少許人吧。叫我們以他們為榜樣,根本辦不到。愈努力,愈吃不消……」

我是單親媽媽,是過來人,深知工作與育兒實在很難兩立的現實。幸好我有北村先生說的「專業技術」,最後向公司遞出辭呈,選擇了商業翻譯這項可以在家工作的自由職業。

當時的我,遭遇過不少問題。有時是小學低年級的兒子為了用瓦斯爐熱冰箱裡的晚飯,不小心引起火災,鄰居趕來滅火;有時是因為我臨時加班,夜晚10點過後回到家,發現兩個兒子都失蹤,害我打著手電筒,瘋婆子般地沿街叫喚……

總之,對上班族女性或男性來說,若非賺的錢足以請保姆,或身邊有岳母、婆婆幫忙照顧孩子,就如北村先生所說,「根本辦不到」。

最令人意想不到的,是北村太太接受採訪時說的話。

原來夫妻倆在扮演「育兒男」、「工作與育兒兩立的女性」角色時,雙方都隱藏了自己的真心。後來,北村先生應徵了公司的新商品企劃開發小組人員招募案子,通過審核,總算恢復了對工作的熱情。妻子也達成「想當一個盡職母親」的心願,結局完滿,令人情不自禁為夫妻倆鼓掌,大呼快哉。北村家有兩個孩子,長女是中學一年級,長子是小學二年級。單看這對姊弟的年齡差距,也可以想像出夫妻倆的育兒心路歷程。

「護理男」是我們隨時都可能遭遇的切身問題

其他另有專業主夫為了向兒子誇示自己是能幹的爸爸,竟向兒子施暴的例子。

書中描述的眾多例子中,最令我心有戚戚焉的是「護理男」(keamen)。也就是除了必須照顧長期臥病在床的老父老母或妻子,還要兼顧工作、家事的男性。

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於2013年發布的《國民生活基礎調查》報告,與病人同居並負責護理的日本男性,多達131萬3千人,佔全國主要護理者的31.3%。而且,男性護理者中,有3成是正值工作全盛期的40、50歲代,每年約有10萬名男性因護理問題而辭職。

近日在日本最熱門的「護理男」話題,是著名女演員高島禮子的丈夫高知東生,為了全力照顧患上柏金遜症的岳父,決定於今年秋季正式退出演藝圈,讓妻子繼續發展演藝事業。

「護理男」例子,是我們隨時都可能遭遇的切身問題。也許是妳丈夫,也許是妳兒子,也許正是你自己。我們都是同舟人,無法在另一頭隔岸觀火。(2015/09/09 聯合新聞網讀書人專欄)

 - 專欄文章

スポンサーリンク

スポンサーリンク

  関連記事

日本老人國貧困世代的「下流老人」

日本將淪為「一億總老後崩壞」的老人國? 2015年6月,『日本朝日新聞出版社』出 …

一個人開書店--沖繩那霸市第一牧志公設市場古本屋Urara

沖繩縣那霸市第一牧志公設市場。 圖/「沖縄CLIP」 沖繩國際觀光客,台灣旅客居 …